“地攤經濟”正當時,或為服裝業帶來新活力

2020-06-08     關鍵詞 :

城管打電話叫出來擺攤,“地攤經濟”又火了。

這樣的變化,得益于中央釋放的政策紅利,這還要從兩會說起。5月28日,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閉幕后,李克強總理在回答記者提問時,點贊部分城市率先松綁“地攤經濟”;6月1日,李克強在考察山東煙臺一處老舊小區時說,“地攤經濟、小店經濟就是就業崗位的重要來源,是人間的煙火,和‘高大上’一樣,是中國的生機”。

“地攤經濟”正當時,或為服裝業帶來新活力.jpg

地攤經濟回歸,水到渠成

“地攤經濟”回歸也并不難理解。

正如李克強所說,“中國是一個人口眾多的發展中國家,人均年可支配收入是3萬元人民幣,但有6億中低收入及以下人群,他們平均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1000元在一個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難,現在又碰到疫情。疫情過后,民生為要?!?/p>

民生亦正是政府工作的重點。

“地攤經濟”的優勢,顯而易見——經營費用低,沒有轉手費,沒有裝修費,沒有租金壓力,沒有雇員工資壓力,放寬了個體商戶的準入門檻。因此,地攤經濟的有限放開,有利于擴大社會就業,并恢復消費信心。

特別是,地攤經濟由于不需要政府、社會投入太多資金,比如發放消費券等,就能幫助社會創造海量就業、穩定商品交易量,進而實現更好社會復工、維系經濟社會穩定。因此,地攤經濟當下的社會價值是很大的。

不過,地攤經濟的不足之處也不容小覷,比如以往普遍存在的占道經營擾亂交通、垃圾遍地、影響城市衛生、夜間噪音擾民、假冒偽劣商品難以追查、食品衛生無法保障、消費糾紛維權困難等。

所以,為“地攤經濟”松綁,不等于讓城市回到臟亂差的老路上,而是要通過精細化、規范化城市治理,借助大數據等科技手段,讓一“攤”煙火氣更為有序。這不僅要依靠城市治理能力的不斷提升,更要依靠政策制定者在“抓”和“放”之間尋找最合適的平衡點。

從社會就業與社會穩定的角度來看,地攤商業的有限放開,至少在疫情后市場有較大社會價值?!暗財偨洕睂τ诩徔椃b行業來說,又會帶來哪些影響?


地攤經濟與流通市場的“唇齒關系”

本地批發市場的繁榮會支撐地攤經濟的發展。地攤經濟的繁榮則又會帶動批發市場的發展。

以7、8年前的北京為例,在當時的地攤市場中,“地攤餐飲”是從當地農貿市場采貨、服飾雜貨則主要是從當地批發市場采購,比如當時的北京動物園批發市場(動批)。

以服飾為例,地攤攤主一般會在每天早上5點左右,“聚集"動批,等待放貨并集中采購。

動批將貨品分發給海量地攤攤主,地攤攤主則尋找渠道實現銷售。那時的地攤攤主很多都已經在淘寶開店了,白天在線上售賣這些尾貨,晚上就去擺地攤,他們其實就是最早的一批線上線下一體化經營者。

地攤經濟的復蘇,對于各類商品批發市場而言,無疑是相當程度的利好——畢竟,一方面,各類批發市場本身就擁有大量的攤位,因此,在本質上,各類批發市場本身就是地攤經濟的主要的表現形式;另一方面,每個城市的大部分地攤,其進貨渠道也是經由各地的批發市場進貨,因而地攤的進貨量必然會在相當程度上拉動各類批發市場的出貨量。對于紡織服裝行業而言,地攤經濟的復蘇,對批發市場的帶動也會逐步顯現。


“地攤經濟”或將加速店鋪租金下調

放開地攤生意后,商場、超市、租賃個體戶等業態勢必會受到一定影響。到時候,大家也許能看到,將自家種植的蔬菜通過“擺地攤”的方式在社區店門口售賣,鐵板、烤冷面、涼皮、煎餅果子的攤位在餐飲快餐店前擺賣的一幕幕場景,直接損害門店的利益。

對于實體行業來說,“地攤經濟”的到來可能不是一個壞消息,過去幾年我國很多實體店的生意并不好做,商鋪租金可謂一年比一年高,壓縮了實體服裝店鋪的利潤空間。目前來看,中國一二線城市的商鋪租金成本是非常高的,很多城市的租金價格甚至超過了發達市場。線上端,電商的流量成本也非常高。

這一方面是因為中國的個體商戶數量龐大,進而需求量太大,推高了相關租金成本。另一方面則是因為中國對“租客”的經營缺乏有效保護,部分導致了租金成本的快速上漲。

現在,地攤商業如果大范圍放開,那等于是讓個體商戶獲得了一個極低租金成本的“商鋪”,這個商鋪只是沒有“屋頂”、空調、裝修而已。攤主要交的費用僅僅是市場管理費、衛生費等,相比門店商鋪租金是大幅降低的。

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地攤經濟的發展將倒逼受到影響的業態進行經營策略的改變,要么提升商品質量,要么優化服務,適應市場的變化。

所以,放開擺地攤短期內對實體店會形成一定的沖擊,但從長遠看或許有利于實體店的發展。

事實上,對實體門店造成沖擊的又何止地攤,電商早在十年前就已經與其構成了一種競爭關系。但地攤經濟與實體、電商形成不同消費層次和客群的形態互補,是一個完整的消費鏈。同時,各種商業形態都是人民群眾的客觀消費需求。

“地攤經濟”正當時,或為服裝業帶來新活力2.jpg

“地攤經濟”為實體店引流

實際上,一般有“地攤經濟”的街道會顯得比較熱鬧與繁榮,商品價格相對低廉的地攤可以吸引消費者前來聚集,引起消費者的購買欲望,在一定程度上也會帶動周邊實體商鋪的客流。實體服裝零售商可以考慮延長閉店時間,同時合理利用店鋪門口的空地,來吸引更多人進店。其實,兩者之間更多的是互補關系。地攤經濟和店鋪經濟原本面向的就是不同的受眾群體,即使開放了地攤經濟,也不會減少一部分高消費人群對于高價門面房購物的需求,而兩者同時存在,可以互相帶動各自的消費群體,形成更大的商圈吸引人流量,增加經營收入。

比如“地攤經濟”可能會對低端消費品、中老年服裝、鞋帽店影響較大,由于地攤的消費人群和這些店鋪的消費人群重合度較高,意味著未來低端消費品的競爭會日益激烈。受到線上購物+“地攤經濟”的雙重影響,從事快時尚服飾或較為低端跑量商品的實體商家,可能要考慮是否需要調整產品定位。


加速出口轉內銷步伐

受疫情造成的需求受限,以及全球化博弈影響,紡織服裝行業的出口至少在短期內仍會面臨比較大的壓力。

而要消化這些壓力,一個解決方案就是“出口轉內銷”,通過擴大國內消費市場來消化部分出口產能。

但國內消費市場要短期擴容,依賴既有渠道一般是很難實現的,海量的產能需要尋找到新的銷售渠道才能更有效消化。

地攤商業由于不需要做大幅投入,只需“開放”便能釋放活力,能短時間、快速鋪開,形成渠道增量。它的供應鏈基礎是基于在中國發展已經很成熟的批發經銷市場來運營,所以,地攤商業在“出口轉內銷”,消化出口產能方面的性價比很高。

且地攤限于晚間經營,不會對以白天經營為主的既有商業造成根本性沖擊,因此,看起來,其也有可能成為出口產能的一個比較好的消化渠道。

針對時下火熱的“地攤經濟”,鞋服行業獨立分析師上海良棲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程偉雄表示,地攤經濟對于每個地方經濟來說不僅僅只是補充,今天的地攤和八九十年代的地攤不可同日而語,相信每一位創業者都會使出招數去應對。

地攤的開放對于原本就多元的渠道體驗就更加多元了,無疑就是新的上山下鄉之創業機會;原本沒有競爭力的產品在線上線下僅僅只是價格博弈作為唯一選擇的好日子也到頭了,隨著千家萬戶低投入的地攤經濟興起,這類商家必須要做好突圍,不能和地攤經濟比價格了,地攤不需要租金、不需要人工、不需要流量,靠的是創業者的親力親為,每位創業者就是店長、就是導購、就是網紅、就是主播人,新技術、新工具在地攤經濟面前的應用呈現出八仙過海各顯神通的特色出來,假以時日從地攤經濟走出來的創業者也會越做越大。

小小的攤位,蘊涵著勃勃生機。

首先,增加了工作崗位。

受疫情影響,不少人沒法外出務工。而在家門口擺個地攤,也能養活自己。據報道,自3月15日,成都市明確允許臨時占道經營擺攤設點以來,2個月時間增加了10萬就業崗位。

其次,增加了收入。

受疫情影響,不少人都感到“錢緊”,這個時候更要動起來!在鄭州,白領們放下面子,把私家車后備箱變成了“搖錢樹”,一些攤主每天營業額達到千元以上。

最后,激活了城市經濟。

地攤是經濟交易的重要場所,為商業機會創造場景,帶動了一個城市的消費活力。城市路邊的地攤,一方面方便了人們的生活;另一方面,地攤售賣的物品多數比超市便宜,在一定程度上也降低了人們的生活成本。

激活“地攤經濟”的一池春水,為這份生機更好地保駕護航。不落窠臼,行穩致遠,才能讓每個人的小期盼和城市的大情懷交融,在煙火氣中找到歸屬感,借力城市繁華釋放個人潛能。